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吴小虫:本心录

2022-05-13 09:01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吴小虫 阅读

吴小虫

吴小虫,1984年生于山西应县。中国作协会员,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曾在《诗刊》《人民文学》《扬子江》《文学港》《诗潮》等刊物发表组诗及随笔等。获《都市》年度诗人奖、河南首届大观文学奖、少数花园青年诗歌奖等。诗集《一生此刻》入选2018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并获年度十佳诗集奖,参加诗刊社第36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两部。现居成都。


终日法堂唯静坐
更无人问本来心
——(唐)瑞峰神禄

(1)

走,下了这坡,一片树林
走,过了马路,十字路口
草帽消失在左手边
沿着墙根沿着
碰上蛐蛐儿向蛐蛐儿问好
碰上水,与她相爱
有次我立在站牌边
终于决定去买红薯
需要回到家安睡
需要走,走到哪是哪

(2)

比起寺庙外的红尘
曾元超先生问我
这素斋可吃得惯
我答饮食神今日赠我
炒萝卜、焖洋芋、蒸米饭

比起寺庙外的红尘
曾元超先生又问我
这素斋可吃得惯
我答饮食神今日赠我
炒茄子、冬瓜汤、蒸米饭

(3)

某世我也是女性身
长乳房、流月经、妊娠
窒息的空气,被称为弱者
某世我也是残疾
残缺地度过了余生
某世我还是那个杀人犯
同样地举起屠刀
我是叛国贼、不肖孙
吃屎猪、案板肉
这一世的你,每一世的
流转中千般滋味
在午后的长椅上沉睡
醒来并不认识枯萎的荷叶

(4)

肉身寄寺院。
大小鬼门外探看,诸神空行
往与还。做一个清明形
空气中的灰被水浇落
伏于地。起心动念弗
隔壁诵佛号,准提菩萨右
壁上观宗喀巴大师
频掀慧根,宿世闪回
不美自己心。当
无所驻,无所依
同山孤树、野花溪

(5)

我的目光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年20,四川广安籍
去过山西太原和长治
也去过浙江温州
每天用斋都能碰上
与我一样,首次来渝
与我一样,在寺院做工
他打扫灰尘,我抄写古碑
某一刻我看见他的累世
又看见他的忏悔
瘦瘦的模样,常让我想起
我的堂弟和山坡绵羊

(6)

无可逆转的秋天与悲伤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闹市中的凳子也不平静
在光滑的石头上跳跃
在死去的亲人,飞奔与喊叫
只有撞钟人清冷的雨滴
只有黄桷树与你互挽的根
但秋天与悲伤都是我的错啊
在梦中站立,停留
醒来后无可逆转的
青苔隔世,爬满石桥栏杆

(7)

每个人已受到了果报
排长长的队伍,手捧瓷碗
风在此委顿下来
冷雨,下在蹒跚的腿
银白的发,皱纹的脸
下在那颗紧缩的心
当我也捧着瓷碗,秋风
裤腿与蹭去鞋上的泥
必然用可怜去可怜这可怜
爱抚那垂垂双眼的头­
不复再夏日炎热
湖边的竹林,有庄严之美

(8)

昨晚酒后的泪水照亮了门的把手
一匹枣红色的马在远方吃草
太轻浮了,雨在静静下着

肉体和魂神同时醒来在早晨八点
将面带微笑穿过人群
将在大地上低头与沉默

(9)

黄河能改变方向吗
那两人互掐着脖子
他这一生,已被掏空
而她……
在死亡到来之前松开双手
各自,细数自己的背篓
这些话是骂他的
但罪是我的
像那只蚂蚁,始终未走出
还以洁白和饱满
长长路,旁植向日葵

(10)

那两位壁画人疑似谪仙
画完释迦牟尼莲池海会
掷笔,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信众前来跪拜
中有一人坐在年轮的井中
谵言信吃仰钱,我猜想
46位佛菩萨都已听到
光明云,微妙音
一个盲人居士提醒他道:
“师兄,你碗里的食物洒了”

(11)

鱼儿如若能感知我
不会惊悸于我的黑影
鸟儿如若能感知我
不会从不降临我肩
呵,我这肉体是多余的
是我们之间的障碍
我必将化作一阵清风
去喜欢你们的喜欢
我必将清风也一同碾碎
去成为万物
成为你们不变的泽亲

(12)

光滑的边缘
早晨拒绝进入
像昨天傍晚
等待你纵身一跃

我似乎抓住了
好从一首诗中得救
隐秘的快乐与失落
从那人身体中沁出

要不要去告诉
让他发现手中黄金
他睁着眼睛往前走
深爱自己的女儿

我端起杯子喝水
发生在时空之外
一直活在我的内部里
不曾越那人形圈

(13)

毫无思想
充满了懈怠
刚刚起头
就结束了
我和我
貌合神离
哭泣却哭泣着
秋天
见过大地

(14)

寺里一名比丘圆寂了
我从未见过他
也从未听说过他
但他不在了
寺里为他举行三天法会
在七佛塔苑
护持他的亡魂
有次半夜醒来
听到法号声声紧箍
晨起念药师本愿
忽想到
或许我也并不存在
那比丘没见过我
更没听过我的名字

(15)

再过十年
如果有所变化
就是更看清自己的形象了
一颗稻子的形象
没有更多的光芒
播种在春,绿意于夏
到秋季被收割
整个白茫茫的冬天
风刮来刮去

再过二十年
只是越来越老了
靠一个妄想活着
死去后,妄想逸出来
上升中被阳光刺破

(16)

没事也早起
去沐浴早晨的第一缕阳光
去吃庙里的第一碗粥
沿着湖边的小道走走
在竹林旁翻开经书

有时我把自己念没了
有时又把蚊虫念得直哭
几百年前的往事
由浓变淡又由淡变浓

没事也去观瞻一下佛菩萨
看小和尚点亮灯盏
看香客深深鞠躬
世界的秩序
在善念中得以铸成

那人忽感到不冷了
那人一直凌空
那人转复摆动
撞向太阳的法钟

(17)

这平面的日子
我们在其上滑行

倒映出岁月的轻巧
与一碗酒互相抵消

但梦被石头压住
石头上栖息着死麻雀

需要将生命折叠
去平息阴郁的怒怨

这姿势坚持了太久
像一团火快要熄灭

(18)

每天反复念一句经
不想远处

两条长鼻涕
挂在越来越不知的

游离于
喜欢看戴围巾的
女尼姑

是懒散的一个
已无意赢的一个
闭嘴的一个

浑浊的沙
沉积到脚底板上了

(19)

当我度过我的青年时代
昏昏沉沉
我来到了自己的晚年
为没有好好地帮助
需要帮助的人
为没有放生
没有和颜悦色地对待
不喜欢的事物
甚至没起一点怜悯心
而现在我懂得了:
如果我不能在此刻死去
我也不会在别处再生

(20)

我就这样斜靠着椅子
诵完了大悲咒

我想起一个词:
采蓝。

我想起另一个词:
润生。

天和地交谈过了
我和你也爱过了

(21)

一个自相矛盾
是在生活中还有仇人
和看不上的人。
他不微笑
去融化壶嘴的锐角
去抚触
一次次失去了
挽救自己的机会。
他的高傲
在太阳面前低下头­
横亘在半空。
一个自相矛盾
是一个不会写诗的人
而常常是
平缓的秋水引导了他们

(22)

鞋脏了,头发长了
这些细枝末节以及
灰指甲般的婚姻
包裹着我的礼仪、情欲
和我要得以站立
呵,太沉重了
这一口吃的耗费着
我的精力,物的奴
活在象腿的皱纹里
而前世今生未来
一座连绵起伏的山

(23)

今天是什么日子
让他想怅然忏悔
台灯下细数
已变成根根钢针
前路难行后路不退
雪躲避着

今天是什么日子
让他把过错沥尽
空中只剩下湿淋淋的

但他更希望钢针
刺穿身体

他含羞地
注视着他的未来

(24)

缘分开始了
黑暗中
箭射进石头
小草踮起脚尖

冬天的阳光
为了你我
明白

(25)

情节越来越简单了
生活中就剩下了惭愧
五观堂的狮子注视着我
盐粒一颗一颗
当我经过,生怕带起的风
吹灭了那盏莲花灯
当我明白,刀尖上舔蜜
已葬送了我们此生
在酒醉的平静夜晚
高歌或痛哭
为石头停在半空
无法缩回去的手……

(26)

藏经楼前,一位老人在扫地
她扫地的动作
使她暂时忘了自己
而我因为看见
(以前我从未看见
这位老人天天在此时扫地)
也暂时忘了自己
我还看见菩萨身后的小院
一尾金鱼寂然地游弋
鱼儿对着天空照镜子
看见了窘迫、羞耻和虚无
这使我在看见金鱼时
在水缸清澈的水面
看见了自己的执念和愚痴
正当我要痛哭流涕
这时钟敲了三下

(27)

寒冷的日子
我靠你的名字取暖
我爱你
但不愿失去自己
我的自私折磨着我
要被月亮照到
我兀自粗糙的模样
还有我那没有出息的
——德性
这就是我寒冷的结果
我寒冷的日子
必将越发逼仄
怀抱你的名字死去

(28)

不要反驳我,让我活下去
带着欲望和羞耻
度过这一天又一天
让我去爱
在你的心田播下阳光的种子
这就是我轮回的全部价值了
让我执着于我
让我一个破罐跌落于悬崖
把最后的水留给了土地
让我无地自容
让我满含泪滴

(29)

吃饭去,才管山高路不平
吃饭去,才管水深鱼浮沉
吃饭去,也根本管不了啊
心长在别的身上
而我只随缘、自在
我捧着我的碗,拿着我的筷
打板声刚过
再不吃就来不及了
随师父们依次进入
双手合十,临斋轨仪
唱诵,乱想什么呢

(30)

每一个你,在时间的某处
被我看到
在大街的拐角,迎面走来
我看见你从天空映出的
稀薄的面容
你从树身,花朵上的
在那个昔日仇人的心中
每一个你,你所幻化
把丢弃的捡回来
让尘土覆盖在脸上
会因此感到安慰
我们始终在一起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